您当前浏览器版本过低,请使用IE 10、Firefox 30.0或Chrome 24.0 以上浏览器访问此网站。 关闭

内镜再处理—终末漂洗用水菌落超标怎么办?

使用点(POU)过滤及定期水质监测能够有效确保漂洗用水安全。

国内外多项研究指出,终末漂洗水中存在铜绿假单胞菌、非结核分枝杆菌、军团菌等水源性致病菌。终末漂洗水水质不合格,存在病原体传播或患者感染隐患。使用点(POU)过滤及定期水质监测能够有效确保漂洗用水安全

 

软式内镜在消化道等疾病预防、诊断和治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诊疗过程中需要接触到如胃肠道等人体非无菌体腔,不可避免会被诊疗部位的病原微生物、血液、黏膜等污染。内镜结构复杂,难以清洗。不当的清洗消毒会引发病原体传播及患者间交叉感染风险。

 

根据国内外内镜再处理指南中最新要求,再处理过程应包括以下10个步骤:床旁预清洗、转运、测漏、彻底手工清洗、漂洗、目测检查、消毒/灭菌、终末漂洗、干燥、储存[1]

 

终末漂洗作为软式内镜消毒后的最终漂洗过程,其漂洗水的质量直接影响到整个消毒过程是否合格及后续感染发生风险。

终末漂洗用水微生物污染问题

国内外多项研究指出,终末漂洗水中存在铜绿假单胞菌、非结核分枝杆菌、军团菌等水源性致病菌[2-4],其整体合格率仅为35.8%-70.3%[5-7],是内镜消毒后、使用前被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史庆丰[8] 等调查了上海市30所三级医疗机构所收集的84份水样合格率为63.1%,部分不合格水样细菌超标严重。

 

由于自来水本身携带有一定量的细菌,容易在水管中形成生物膜。水通过由狭窄的管道组成的复杂内部分配系统,其内表面可能被腐蚀及存在死角。这就为由细菌和其他微生物组成的生物膜形成提供了最佳生长条件,这些微生物可能会被持续释放到水中 [9-12]

 

在生物膜中的细菌对抗生素呈现出比相应浮游细菌具有更强的抗性[3],一旦形成则很难彻底去除。生物膜脱落时,微生物被释放到水体中,导致终末漂洗用水水质不过关及内镜消毒后再次污染风险

 

 

图1 生物膜中的微生物在其粘胶基质内。随着膜的不断增厚,包含大量细菌的生物膜颗粒被释放到水流中

终末漂洗用水微生物控制方案

规范(WS 507-2016)[13]中明确指出用纯化水或无菌水对消毒后的内镜进行最终漂洗的过程。纯化水应符合GB5749的规定,并应保证细菌总数<=10CFU/100mL;生产纯化水所使用的滤膜孔径应<=0.2μm,并定期更换。无菌水为经过灭菌工艺处理的水。

 

  • 除菌过滤—POU水过滤器

 

颇尔集团(Pall Corporation)为丹纳赫旗下运营公司,致力于解决在过滤、分离和纯化方面的挑战。颇尔广泛的水过滤产品组合,解决从建筑物入口到水龙头、淋浴和其他用水点污染问题,确保医疗机构用水安全。颇尔POU水过滤器,采用0.2 μm除菌级滤膜,可安装在医疗机构重点区域用水点处,如内镜终末漂洗水槽出水口,经验证能够有效滤除铜绿假单胞菌、军团菌、非结核分枝杆菌等水源性致病菌,真菌,原生动物等。

 

图2 POU水过滤器-内镜末洗水过滤

图3 POU水过滤器-水枪用水过滤

 

  • 微生物监测—SentinoTM微生物一体泵

 

对终末漂洗用水进行微生物学检测,有利于发现内镜清洗工作中存在的隐患。颇尔SentinoTM微生物一体泵,适用于滤膜法监测水样中微生物水平。滤膜法通过加大液体采样量,经过滤膜富集浓缩后,可提高微生物检出率。

 

SentinoTM微生物一体泵,采用新型的蠕动设计,确保液体单向流动,减少污染风险;设计紧凑,占地面积小(手掌大小),方便转移或携带;配套滤杯为独立包装,防止样品交叉污染。

 

图4 微生物一体泵,配套滤杯

 

 

参考文献

[1] 夏婷婷, 施施,杨金燕,等,国内外软式内镜清洗消毒技术最新进展[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20,30(6): 1271-1275.

[2] Marek A, Smith A, Peat M, et al. Endoscopy supply water and final rinse testing: five years of experience [J]. J Hosp Infect, 2014, 88(4):207-212

[3] 鲍容,胡必杰,周昭彦,等.医院供水系统快速生长分枝杆菌污染的调查[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4,24(10): 2402-2404.

[4] 周昭彦,胡必杰,鲍容,等.上海市14所医院自来水中潜在病原菌检测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3,23(8):1860-1862.

[5]王伟民,马久红.67所医疗机构内镜终末漂洗水使用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9, 29(10):1587-1590.

[6] 杨彬.2013-2015年山东省医疗机构感染控制现状及其相关危险因素研究[D].山东大学,2016.

[7] Pang J, Perry P, Ross A, et al. Bacteria-free rinse water for endoscope disinfection [J]. Gastrointest Endosc, 2002, 56(3): 402-406. 

[8] 史庆丰,胡必杰,崔扬文,等. 上海市30所三级医疗机构软式内镜终末漂洗水现状调查[J].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20, 30(6): 923-926. 

[9] Lindsay, Von Holy, Bacterial biofilm within the clinical setting: What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should know [J]. Hosp Infect, 2006, 64:313-25.

[10] Völker et al., Modelling characteristics to predict Legionella contamination risk - Surveillance of drinking water plumbing systems and identification of risk areas. Int J Hyg Env Health, 2016, 219:101-9.

[11] Flemming, Wingender, The biofilm matrix. Nat Rev Microbiol, 2010, 8:623-33,

[12] Inkinen et al., Drinking water quality and formation of biofilms in an office building during its first year of operation, a full scale study. Water Res, 2014, 49:83- 91.

[13]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WS 507-2016 软式内镜清洗消毒技术

 

400-675-2228

颇尔咨询热线